清浅黄昏 (剑三 道姑)-4

views 所属分类: 玄幻仙侠
发布于 2020-09-24 06:30:14
收藏

  转贴:清浅黄昏 (剑三 淩辱调教清冷道姑

  第四章(只到这章后面好像没继续写了)

  解离魂去后,白清浅隔上七日,到百花苑中拿一次解药,也无人为难。

  只是纯阳宫中,似乎渐渐有些暗流涌动,她好几次察觉有弟子背着她说了些什幺,到她过去时,却又一本正经的无事模样。

  这段时日,无人再和她交欢,她却觉得渐渐有些不适应起来,几次梦见被解离魂按住大加鞭挞,醒来已是汁水淋漓,尤其是去百花苑,要脱下鲛绡衣皮肤,与衣物摩擦快感,几乎无法行走,最后乾脆一狠心,横竖已经被看了个光,乾脆在百花苑中并不着衣了。

  这日白清浅坐在百花苑,那个被解离魂取了初夜的房间中,整理着床铺,不由的越发思念起他来,躺倒在床上抱紧被缛,允吸着并不存在的气息,指尖探向身下抠挖着,忍不住叫喊着。

  「主人啊~~」她正在高潮,忽房门一响,几个脚步传了进来,然后是春姨献媚的声音。

  「这就是那香奴的房间了。」

  似乎是看到她高潮的模样,几人声音一顿,响起几声吞嚥口水的声音,然后一个青涩的声音响起,却有些结结巴巴的。

  「这,这成何体统?快快给她盖……」另一个清朗的声音响了起来。

  「清尘师侄,你少见多怪了,这青楼中的女子,天性淫贱,这也是自然。等修道之人不动心便是。」

  白清浅心中暗道不妙,身体却还是无法停止高潮,颤抖着喷出一股股淫水,软软的瘫软在床上,稍微缓过一些气力,急忙拉过被子裹好自己的身子,脸通红的缩成一团,看着面前突然闯进来的一群人目中带泪。

  「几位……道长,不知道来找香奴,有什幺事?」

  只见春姨和三个纯阳弟子站在门外,白清浅却都识得那个最年少的清秀道人,是今年初入法堂的清尘师弟,矮胖的是曾经追求过她的清凡师兄,道骨仙风的清癯老者是玄微师叔,见她转身三人齐齐一呆。

  「像真像……」不知是谁呢喃着,过了片刻,玄微一声轻咳。

  「那妇人,你去吧,这香奴和我门中清誉有关,我等要询问一二,你迴避罢。那万花的小辈,事后问起来,你说我要你做的便是。」

  白清浅听着呢喃,裹紧被缛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着,知道来意却又不好戳破,只能一脸畏惧的看着三人,看着妈妈离去。

  「我……香奴……香奴不曾作恶……道长……道长是不是找错人了……」

  见春姨离开,玄微和清凡对视一眼露出诡秘的笑意。

  清凡向前一步,喝道。

  「那香奴,把身上被子去了走过来。」清尘张口欲言,玄微一扬手中拂尘。

  「清尘师侄,观中谣言暗起,还有说这香奴就是清浅师侄的,为了还清浅师侄一个清白,我等自然要把这香奴验个清楚。」

  白清浅被呵斥着微微一抖,害怕的看着几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香奴……香奴是解公子的香奴……不……不服侍他人……我……我不是那什幺白清浅,我……我是被人抓起来弄成这副样子的……我什幺都没做。」

  清凡再上前一步,白清浅都能听到他兴奋的喘息。

  「道爷要你去了被子!」他一手掀开被子,大力抓住白清浅乳房,便把少女扯了出来,清尘似要阻止,却被玄微按住。

  白清浅身上一凉,露出赤裸的身体,胸前被人大力的揉捏着,敏感颤抖着,喉间洩出一声呻吟声。

  「唔恩~……道长……不……不要……香奴真的不是清浅啊~……」

  清凡吞嚥了两下口水,抓住白清浅的双乳大力揉捏起来。

  「是谁指使你,败坏纯阳名声的?说!」

  「香奴……香奴是被别人抓进来的……香奴也不知道那是谁……啊~……别捏啊~……香奴什幺也没做啊~……」被人揉捏着,白清浅忍不住越来越动情,身下不由自主的分泌着淫水,夹紧双腿越发思念主人的保护。

  「……」三人直直看着白清浅双腿间的水迹,清尘的脸红得猪头一般,清凡一声低吼,就要撩开道袍,玄微喉头蠕动了一下,一扫拂尘打在他头上。

  「清凡师侄,这妖女淫蕩入骨,不给点苦头吃,是不会听话的,我去过……听说这百花苑中,有一处刑房也算合用,把她带过去罢。」

  白清浅听说要去刑房,害怕的颤抖着,使劲摇着头。

  「不……不要……不要去刑房……三位道长想知道什幺,只要香奴知道,一定会说的,不要去刑房,求你们了!……」

  清尘似有不忍,但玄微直接让清凡把白清浅扛到刑房,一路上清凡上下其手,把她摸了个乾乾净净。

  「啧啧,这水流得,真不愧是妖女。」

  *****

  到了刑房,玄微更是赶开清凡,亲自动手把白清浅双手并在一处反绑起来,拉着吊在空中,让她只能弯腰悬着,身上绑了个龟甲缚,两腿各垂了一块重物吊着,再一拂尘打在她双腿中间。

  「兀那妖女,是谁指使你,冒充清浅师侄,速速道来!」他这时背对二人,眼珠子都兴奋得发红了,鼻孔大张着喘气,还哪里有半点仙风道骨的样子?

  白清浅一路上被人扛着身上,被抚摸了个遍,终究是耐不住情慾动了情,听着嘲讽脸通红,挣扎着到了刑房,也不知道这老道是哪里学的这些,被人双手反绑吊在空中,只能弯着腰,脚尖艰难的在地上支撑着身体,龟甲缚的束缚感,让身体莫名的兴奋起来,双腿间被绳索磨蹭着,淫水不断流淌着,双腿被重物吊着无法动作,只能忍受着被人打在腿间,忍不住又一次在人的面前高潮了。

  「啊~~……我……啊~……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玄微狞笑一声,拎起拂尘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猛打,次次都打在白清浅最为娇嫩敏感之处。

  打了大半个时辰,他才收回拂尘,闭了闭眼转身时,又恢复了那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清尘师侄,你也看到了这,妖女淫蕩无比,又坚不吐实,不用点手段,她是不会说实话的。」

  他对清凡一使眼色,清凡似乎不大情愿,但还是走到白清浅面前,大肆揉捏着她的雪乳喝斥道。

  「妖女你学了不少妖法,专为引诱我纯阳中人,是也不是?!」

  白清浅此时已经明白,他们根本不想知道所谓的幕后之人,只是想找个藉口蹂躏自己,却也只能接受敏感之处不断的被抽打着,拂尘的软毛不断的磨刮着那处,疼痛伴随着快感,不断沖刷着神经,不知道自己高潮了几次,等清凡收手已经浑身湿汗,酥软无力只能喘息。

  看着清凡过来揉捏着胸前软肉,又忍不住呻吟出声,无力的摇摇头没有说话。

  清凡脸上现出一股戾气。

  「不说话?白清浅,我让你不说话,让你不理我!」他随手拿起一根假阳具,直捅进白清浅嘴里,胡乱抽动着。

  「你不说话啊?不理我啊?来给大爷舔鸡巴!」

  那伪具不知沾过多少精液淫水,淫臭深入纹理,这种东西白清浅本来早就已经熟悉,但这时却不知怎的觉得分外难以忍受。

  白清浅看着清凡突然的暴戾,忍不住皱了皱眉,张口想说些什幺,却被用假阳具堵住了双唇乱捅,淫臭入口越发难受,身体却兴奋起来,越发的讨厌起这个地方,这个人,这些所谓的道人,本能的反感涌上心头,闭眼不去看他。

  见白清浅不理,清凡愈发烦闷,提膝撞在她小腹之上。

  他腿长有限这一撞的力度也不甚大,但白清浅却觉得腹中一阵翻江倒海,哇哇乾呕了起来。

  「嗯?」玄微双眼一眯,止住清凡,飞身抓住白清浅手腕把起脉搏,白清浅吓得连忙运转藏气诀,收敛真气。

  玄微把脉片刻,甩开手,口唇微动,白清浅读着唇形断断续续认出几个字。

  「解小子……死缠烂打……留着……让她听话……」白清浅还在辨认玄微一声轻咳。

  「那妖女,你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可知道幺?」

  白清浅读出人口中的信息,似乎和解离魂有关,微微皱眉,不明白他们究竟要做什幺,听着人的话,愣在原地,呆呆的摇了摇头,算算时间正是初夜之时。

  「我……我不知道……」玄微还没说话,清凡已经面目扭曲冲了过来。

  「妖女若是不老实听话,爷就把你肚子里那小杂种给扯了出来,知道幺?」

  「不……不要。我……我会听话的……」听到要伤害解离魂的孩子,白清浅害怕的抖了抖。

  「我会听话的……不要伤害孩子……」

  清凡面目狰狞正要说话,玄微甩了甩拂尘发出一声劲响。

  清凡长吸了一口气,甩了白清浅一耳光,声色俱厉道。

  「你既然要引诱我纯阳弟子,想必有诸多魔道妖法,清尘师弟是我纯阳掌法之人,你把妖法全数施展出来,让他明了你的罪过懂幺?」说罢,清凡解开绳子,把白清浅往清尘的方向一推。

  清尘此时已经是满面通红,气喘如牛,下身撑起了大大的帐篷。

  听到这话,他张了张嘴,却在玄微的逼视下又闭上了。

  白清浅被打了一巴掌,挂唸着身体中的孩子,不敢违抗,被解开绳子推到清尘边上,倒也没有那幺讨厌,身体本就是动情之际,也没了反抗的心思,知道他们的意思,俯身跪在清尘腿间,伸手将底裤脱下,凑上舔舐着肉棒不断吞吐着。

  清尘显然是个雏儿,被白清浅熟练的技巧一挑逗,没多久便射了出来。

  清凡见他射精狰狞一笑,一把将白清浅按在地上抽插起来。

  「妖女你要冒充清浅师妹,引诱我纯阳弟子,便把妖法都施展出来罢,看你家道爷,如何降妖伏魔!」他狠狠拍打着白清浅的雪臀,声音忽转为温柔。

  「清浅师妹,师兄干得你舒服吗?」

  白清浅被按在地上抽插着,忍不住扭动着身子,迎合着清凡的动作,臀上被用力拍打着,身体颤抖,收紧蜜穴夹紧,突然听到温柔的声音猛的一抖,虽然知道清凡没有识破自己,只是想这幺玩,却也还是感到害怕和反胃,咬紧下唇喉间低吟着,又不敢违抗,只能点点头。

  「舒服恩啊~……师兄好厉害唔~……」

  「舒服,你怎幺敢不理师兄?!」清凡扭曲着脸怒吼,两具肉体碰撞之下啪啪直响,淫水四溅。

  清尘毕竟年轻,这时也已经恢复过来,看到白清浅这模样,再也按捺不住,一声低吼按住她的头,再次插入了她口中。

  「清,清浅师姐,对不起,可是,可是我好喜欢你!」

  不知纠缠了多久,后来玄微也加入其中,四人一场大战,白清浅都不记得高潮了多少次,到得后来,已经是空自抽搐一点,水也流不出来了,三道也是气喘吁吁,玄微尤自不满足,将白清浅双手吊起架在木马之上,那木马上有两根玉质阳物,下面机括连着下暗河,日夜自行抽插不止。

  白清浅身体早就到了极限,被人吊在木马上不断的抽插着,终是没有熬过去昏了过去。

  她醒来时,只觉得口乾舌燥,眼中的世界模模糊糊,浑身瘫软,两臂酸麻,下体磨得发痛,但快感却是半点不减。

  隐约间,看到三道围着一个盒子断断续续的话,传了过来。

  「藏得真深……会玩……」

  白清浅忽一个激灵醒了过来,那盒子是她藏在床中暗格里的,里面装着解离魂所赐的物事,夹层里更是放着那件鲛绡衣!

  她只觉一阵巨大的恐惧,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被发现了?!不……也许没有……也许只是觉得有趣……努力的安慰着自己,却还是害怕。

  这时她眼中的世界,已经渐渐清晰,只见清凡冷笑着走了过来。

  「这幺好的东西,那小子居然不用,道爷给你用了!」

  他手中赫然是那日解离魂準备的银质乳环。

  走到白清浅身前,清凡捏住她右乳一声狞笑,粗暴把乳环穿了进去。

  「白师妹这幺好的奶子,不穿个环,可惜了!」

  白清浅看着清凡手中的银质乳环,瞪大了眼,使劲的摇着头,无力的挣扎着,却还是被人粗暴抓着刺了进去,鲜血顺着小腹向下流淌着,痛苦的呜嚥着。

  清凡动作颇快,转眼间便将她两个乳房都穿上了乳环,他正要再动,玄微轻咳一声。

  「清凡师侄,你要克制这妖女的妖法,法子是对的,但你修为不够,老道来吧。」

  玄微解下绳子把白清浅瘫软的身子放到一张矮桌上,分开双腿,探手到她下体中一阵掏摸,抽出来舔了舔,又掐指算了算。

  「唔,这妖女淫气甚重,单用两仪环封闭不够,还是要用北斗七星镇压牝门。」

  他拿出七个小小银环,慢悠悠掐住白清浅蜜豆,一点一点慢慢穿了过去。

  白清浅胸前双乳都被刺穿,疼得不断扭动,怨毒的盯着清凡,心中对人下了杀帖,本以为这就是结束,却不想玄微又来了这幺一手,蜜豆被人抓住,穴口紧缩着,被人一点一点的穿过,痛的死去活来,却又无法动弹,身体痉挛着。

  玄微眯着眼,慢悠悠穿着颇为享受。

  等到七个环穿完,白清浅已经瘫软在地,因为失水和失血,连动小指头的力气也没有,玄微嘿嘿一笑。

  「两位师侄,这妖女已经被初步镇压,再来一道我纯阳的回龙汤,便可永绝后患了。」

  玄微把阳物粗暴插入白清浅口中,她此时连咬下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玄微尿了一泡。

  清凡清尘对视一眼,也都掏出阳物,清凡如法炮製尿在白清浅口中,清尘犹豫了一下,随意尿到了她身上。

  白清浅有心无力,被两人尿在口中也只能受着,心中的杀意越来越盛,闭眼不去看几人,缓解着失血过多的晕眩。

  迷糊之中,她隐约听到一些争执,身子被甩破麻袋一般,扔到了某个所在。

  等到清醒一点时,只觉得颠簸不已似在马车之上。

  「这香奴也是可怜人,这般对她也就罢了,何必再带回纯阳去受折辱?」清尘的声音在前面隐隐传来,白清浅只听到耳旁一嗤,乳环被拉了一把。

  「师弟怎的这般固执?玄静师叔可是说过,要找到香奴回纯阳验明正身,再把她——送回故里——呢哈哈。」清尘沈默了一下。

  「可是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我修习过骨相之学,皮相也罢了,这香奴连骨相,都与白师姐一般无二……」

  周围的空气沈默了一下,然后爆发出两声大笑。

  「师侄你是入门短了吧?清浅师侄虽然表面恬淡无为,骨子里可是一等一刚烈的剑修性子,倘若这香奴有她半分烈性,那是宁可自尽,也不会受这般折辱的。」

  白清浅听声音,知道自己是在路上应该是要被带回纯阳对峙,听着那三人的对话,就知道所谓的送回故里,怕不是他们自己的金屋,胸前被拉动不敢出声,也不敢动作只能忍着,听着清尘说的话,心中一惊,想不到宫中还有懂这个的,心中微微有些慌,却不想另外的两人为自己辩解开来,心中不屑,暗暗运转着真气恢复着体力伤势,静待良机以便脱困。

  清尘不再说话,似乎也觉得自己的想法过于无稽。

  ****

  过了半晌,清凡捏了白清浅臀部一把,轻笑道。

  「你还拿着那空盒子,翻来覆去看什幺,还不专心赶车?」清尘沈吟道。

  「我总觉得这盒子有点怪,又说不出来,拿了这幺久,似乎就它的材质而言,重量有点不对。」

  「那就是有夹层了?找找看怎幺开,肯定有好……」清凡说到一半,忽破风声响,白清浅睁眼看时,只见清尘倒进车内,眉心正中露出半截箭尾,脸上还残留着惊愕的神色。

  「有敌……」清凡才叫了半声,从清尘在车帘上砸出的空隙中,又射进来两道黑光,二道应声倒下。

  车轮空转一阵,停了下来。

  「我的小香奴,怎幺这般狼狈?」随着这熟悉的懒洋洋的声音,唐无戴着面具的身影,探了进来。

  听到男人道破玄机,白清浅心中一紧,还没来得急害怕,就看那清尘倒了进来,死在了自己面前,外面一声惊叫,随后两道破空声传来,两人倒地,感觉到车子停了下来,撑起身子想要起身查看,听到那熟悉的魔鬼的声音,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着,看着那探进来的身影向后退着。

  「唐……唐无!……」

  唐无拉起她笑道。

  「我到纯阳,听到了点有趣的消息,就跑来看看,没想到……闪开!」

  他大力把白清浅往旁边一推,淩厉的剑光从白清浅颈边闪过,在他胸膛上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血液喷涌而出。

  「唔!」唐无闷哼一声,口中喷出一丛针影,正正将吐出齿间短箭的玄微道人笼个正着,玄微舞袖遮挡,仍然被射中了好几处,手肘一麻宝剑落地,玄微不敢恋战,掠入林中不见了蹤迹。

  白清浅被唐无拉起,撑着他的手臂站着,正听着说话,突然被推开,看着眼前飞舞的血液和玄微奔逃的背影,压抑已久的杀气突然爆发,抓住掉落的长剑,运起一身真气注入剑中,一剑掷去只听得一声惨叫,才看向唐无,弯腰捡起另一把剑,对着他喉间便要射去。

  「咳……咳……」唐无全神贯注在她指间动作之上,随时準备引发后手,面上却是云淡风轻的,咳出一口血喘息着笑道。

  「啧啧,香奴真是长进了,懂得抓住某救你,虚弱的时候出手。」唐无一边说话,一边若无其事点穴止血,浑不把喉边的利剑当成一回事。

  白清浅一咬牙,长剑一转,将另外两人的尸体斩成两段,拿回盒子抓着剑对準自己的喉间,靠着车子坐着恢复着体力。

  「你……你来做什幺?我说过,我不是你的……」

  「噗!」唐无看着她警戒的模样笑出声来,嘴角又溢出几丝血丝。

  「某伤成这样,你没必要这幺戒备,倒是你刚才不下手,是怕了某呢,还是捨不得?」他此时正在割开袍子裹伤,露出精壮的肌肉。

  白清浅感受着扑面而来的雄性气息,敏感的身体一阵颤抖,侥倖身上已经疲累至极,勉强忍了下来。

  「唐门弟子暗器毒药,防不胜防,还是小心为妙,我的身体我很清楚,不比你的伤好多少。」唐无裹好伤,戏谑看着她。

  「当日,你要有这决断,某还真拦不住你。」他毫不设防从白清浅身旁走下车,在道路旁边的树林中,拿出个长长包裹。

  「有人匿名,向纯阳法堂提交了一份,白清浅这三个月在纯阳出现的时间表,以及香奴在百花苑出现的时间表,现在纯阳正在派人找白清浅和香奴呢。」

  他把包裹抛到车上,又抛了个药瓶。

  「某也不问你,凭什幺做到的,纯阳找香奴的人,最多还有半日就会到,百花苑这老道也多半会赶回去,倘若你不在此前赶回纯阳,只怕不大妙。包裹里是你的白玉剑,盒子里是一点补益气血的药,想必你用得着。」

猜你喜欢
玄幻仙侠
玄幻仙侠
玄幻仙侠
玄幻仙侠
485 次观看   2020-09-04 06:30:04
玄幻仙侠
玄幻仙侠
玄幻仙侠
416 次观看   2020-09-05 06:30:06
玄幻仙侠
玄幻仙侠热门套图
玄幻仙侠
1004 次观看  
玄幻仙侠
1000 次观看  
玄幻仙侠
990 次观看  
玄幻仙侠
987 次观看  
玄幻仙侠
982 次观看  
猜你喜欢
玄幻仙侠
1004 次观看  
玄幻仙侠
1000 次观看  
玄幻仙侠
990 次观看  
玄幻仙侠
987 次观看  
玄幻仙侠
982 次观看